妙華佛學會

印度佛教史課程

31-87-9/2003

續出的大乘經典

一、大乘佛教發展的一些問題:

 1)笈多王朝對佛教的態度:早期的態度只是不加禁止,並沒有任何支持。後期這種情況有所改變。

 2)那爛陀寺的學風:a)以傳無著、世親之學為中心。 ┐

                b)網羅大、小乘的學者講學。  ├各抒己見

                c)世俗各類學者在此講學。   

 3)大乘佛典是否佛說:

   a)般若經內即有反映是佛說,非所有部派均反對此說。

     馬鳴之師脅尊者則表示『大般若經』是十二分教中之『方廣』

   b)大般涅槃經:由於中觀興起後對有部之思想大力批評,而引起部派對大乘的非難,故大般涅槃經便須要對部派否定大乘經典是佛說的議論給予了駁斥。及後的大乘著作,更把這一問題放到第一位來加以討論

   c)大乘莊嚴經論第二卷『成宗品』列舉了七種理由堅決認為大乘是佛說的。

   d)顯揚聖教論把七因擴大為十因。 莊嚴經論也提到『三法印』。──入修多羅,隨順毗尼(律),不違法相(論)。這是判別是否佛說共同承認的標準。

 

二、龍樹之後續出的大乘經典

 1)大般涅槃經:

   a)主要內容是就佛涅槃一事講起,而提出佛身是『常』的概念。

     經中肯定佛身是常,如金剛一般堅固不壞,不同常人的父母生身,而是所謂『法身』。

   b)大般涅槃經繼大智度論提出佛有兩身後,繼承此說特別提出『我』的概念來。此中有兩層意義:

     ヾ是佛身有其自體,有其作用。 

     ゝ是佛身常恆不變。          

       這樣的『我』也就是『法身』。

   c)與法身是『常』是『我』相關係,連帶也講佛身有『樂』有『淨』。因此法便具有常、樂、我、淨四德。( 此乃本經特點 )

   d)大般涅槃經說證得佛身是由於認識佛性而來。佛性原本就是常﹐但為煩惱障蔽,處於隱伏狀態,若經修行即可逐步顯現,等待完全顯現,就成為佛身( 法身)

   e)此經中的前分對眾生悉有佛性有一限制。即『一闡提』除外。

     ヾ反映了經的前分出現時,首先受到小乘的極力反對,無法使他們改變,所以只好叫他們為『一闡提』。

     ゝ此種思想為後來『五種姓說』開了端。此種思想(五種姓說)是模仿當時社會劃分種姓階級的方法,連『喬多囉』(種姓)一詞也是借用當時社會習用的名詞。

   f)經中後分對『一闡提』不能成佛說得沒有那麼固定,範圍也寬了。把佛性包括了法性(勝義空)及了解此空性的智慧(空性慧)。即把能()(佛性)統一起來通稱佛性。這種情況反映出:

     ヾ經後分時笈多王朝信奉佛教的人多起來。

     ゝ小乘轉向大乘的人漸漸多了。

     故此涅槃經後分的說法相應地變化成了,為『一闡提』可以成佛也開放了門戶,對自身學說的發展更為有利。

   g)涅槃經中的佛性也關連到如來藏的概念。

     ヾ藏是借用『胎藏』的說法,因為哺乳動物先在胎埵赤齱C指明『佛性』是成為如來的生因,遲早總有一天功德圓滿,必       然分娩。

       け經前分用『如來藏』說明佛性把佛性的顯現分為「聞見」(理解)和眼見(肉眼見)兩方面。──此說法易與外道相混,如「神我」是有形的等。

       げ經後分塈潀簼囮馴歸之於法性、勝義空,只有理性方能認識而與外道劃清界線。

 2)勝鬘經:此經是一本部頭很小的著作,漢文有兩譯本,內容僅一卷;菩提流支譯本收入『大寶積經』內第四十八會,經           名『獅子吼』,內容主要是講『佛性』,特別以『如來藏』為主題。以下是此經特別的地方:

   a)把如來藏聯繫到「自性清淨心」上說。認為一切眾生皆有此清淨的心,但現時不能覺察,乃因煩惱障蔽,即所謂『心性本淨,客塵所染』。

   b)主張三乘歸一乘。即暗示一切眾生都可成佛。

   c)四諦歸於滅諦。與小乘以苦為中心的取向不同。

3)菩薩藏經:此經的出現是採取把大乘說法全面地進行組織,大乘重要的法門都提到了,對了解此時期的學說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a)此經以『四無量、六度、四攝』為綱,把有關法門統攝在這三類堙C

   b)此經提到『三諦』。在勝義諦、世俗諦之外提出『相諦』,認為相諦是無相,把一切歸於無相。通常勝義諦只講一切法自性空,此經認為這樣講空還不夠,應該以無相為基礎,建立一切相。

   c)講四諦中的苦諦,一方面以五取蘊是苦而有苦集滅道;另一方面又從能取所取來解釋,由於能所取的執著,也會形成苦。──針對有部把十二處看成實有的法──這種執著就屬於苦。

   d)此經與日後的瑜伽行派有許多關聯的地方。

 4)菩薩藏摩咺理迦:此經後來收入『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之《菩薩地》。摩咺理迦(本母)是論藏的別稱,是佛陀及部分弟子所說;內容不但解釋經,而且解釋律,範圍廣泛。此外,摩咺理迦是提綱挈領地解釋佛說宗趣,所以又叫本母,有可以作為發揮根據的意思。

 

   a)在真實義品中談到真實的內容這問題究竟如何時,認為一切事物、現象都有兩種性質:

     ヾ假說自性:指人們對於事物、現象藉助名言的了解。

     ゝ離言自性:指離開名言的事物、現象本身。

     初期大乘否定了執著假說自性為實有的看法,這是對的,但並   離言自性也否定,便陷入惡取空。真實義品中的看法是→假說

     是對事物的假說,如果連事物本身都否定了,怎麼還能假設?

     真實必須靠假說來表現。這種統一,名曰無二。

   b)講六度時,於戒度提出菩薩自乘的律儀戒。內容是四重、四十

     三輕的律儀戒。──以往大乘尚在戒律上依附於小乘,現在可

     說是完全獨立於小乘以外了。

 

 5)大乘阿毘達磨經:此時期還流行有純粹論藏性質的新大乘經。

   a)在說明宇宙一切法的總依據時,明確地指出──阿賴耶識。因

     為『賴耶』是包攝一切法種子的總體,而一切法的發生全靠種

     子,所以『賴耶』是一切法的所依。

   b)指出一切法的自相有三:

     遍計執   假說自性

     圓成實   離言自性

     依他起→ 是兩者的聯繫樞紐;本身既不是染也不是淨,同時

               又可以是染或是淨,這要看它與誰結合。

 6)解深密經:此經乃瑜伽行派重要經典。

   a)提出勝義諦是此派的真理性標準。即在『離言自性』的基礎上

     安立言說;言說,是表達一種意義而設的假說,離開言說的自

     性才是實在的,明確了『假說自性』與『離言自性』結合的關

     係,才能認識真理。並說這樣的『勝義諦』超過一般的尋思。

     ( 名言的思辨作用)經深密經在此勝義諦的大前題下,而分析

     法相。

   b)在阿賴耶識外,提出『阿陀那識』的概念。

     ヾ阿陀那是『執持』義,表示它有保持根身的作用,故根身有

       感覺是由於阿陀那的執持;所以,人死後形體猶在,但無感

    覺,這是由於阿陀那離開了根身的緣故。

     ゝ阿陀那有執持種子的作用,種子由它執持而逐漸變化、加強

       ,而後才能現行。此與阿賴耶識只有收藏的,更加生動和進

    步。

     ゞ解深密經以一頌總結阿陀那識。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

         我於凡夫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

   c)此中所說三自性是了義教,三無自性是不了義教。

     ヾ三自性是遍計所執自相──一切法假名安立自性差別乃至為

                               令隨起言說。

               依他起自相 ──謂一切法緣生自性。

               圓成實自相 ──依他起性上遍計所執相無執以為

                               緣故,圓成實相而可了知。

 

   d)三時判教:第一時為小乘說有教──四諦等法。

               第二時對大乘人說空教──無相、無性法門。

               第三時向一切乘說中道教──三自性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