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自《中部》七十三《大婆蹉經             蕭式球

 

我這樣聽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林。當時,遊方者婆蹉走去拜訪世尊,他去到世尊那堮氶A和世尊善意地交談,交談了一會兒,然後坐在一邊,對世尊說: 我和尊者喬答摩互相交談已有一段很長的日子了,如果這次尊者喬答摩能為我簡略地說善和不善就好了。

婆蹉啊,我可以簡略地說善和不善,也可以詳盡地說善和不善。

婆蹉啊,現在我為你簡略地說善和不善。細心聆聽,留心注意,我要說了。

遊方者婆蹉對世尊說: 是的。

世尊說: 婆蹉啊,貪欲是不善的,不貪欲是善的;瞋恚是不善的,不瞋恚是善的;愚癡是不善的,不愚癡是善的。婆蹉啊,這就是三種不善法和三種善法了。

婆蹉啊,殺生是不善的,不殺生是善的;偷盜是不善的,不偷盜是善的;邪淫是不善的,不邪淫是善的;妄語是不善的,不妄語是善的;兩舌是不善的,不兩舌是善的;惡口是不善的,不惡口是善的;綺語是不善的,不綺語是善的;貪欲是不善的,不貪欲是善的;瞋恚是不善的,不瞋恚是善的;邪見是不善的,正見是善的。婆蹉啊,這就是十種不善法和十種善法了。

婆蹉啊,比丘依循這些善法而捨棄渴愛,他將來不會再受生,就像被截斷了樹根、拔起了樹幹的樹,將來不會再生長那樣。這位比丘是阿羅漢,他摧毀了所有的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比丘弟子,能夠摧毀所有的漏,在現生之中以通力來親身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呢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比丘弟子能夠摧毀所有的漏,在現生之中以通力來親身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的呢。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和比丘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比丘尼弟子,能夠摧毀所有的漏,在現生之中以通力來親身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呢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比丘尼弟子能夠摧毀所有的漏,在現生之中以通力來親身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的呢。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比丘和比丘尼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優婆塞弟子,他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修習梵行,能斷除五下分結,來生化生在上界之中,在該處進入涅槃,不會返回這個世間呢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優婆塞弟子,他們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修習梵行,能斷除五下分結,來生化生在上界之中,在該處進入涅槃,不會返回這個世間的呢。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比丘、比丘尼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塞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優婆塞弟子,他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受用欲樂,能在導師的教法之下依教而行,跟隨指引,超越疑惑,內心確定,具有自知,不用依賴他人指引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優婆塞弟子,他們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受用欲樂,能在導師的教法之下依教而行,跟隨指引,超越疑惑,內心確定,具有自知,不用依賴他人指引的呢。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和受用欲樂的優婆塞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優婆夷弟子,她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修習梵行,能斷除五下分結,來生化生在上界之中,在該處進入涅槃,不會返回這個世間呢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優婆夷弟子,她們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修習梵行,能斷除五下分結,來生化生在上界之中,在該處進入涅槃,不會返回這個世間的呢。

尊者啊,除去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受用欲樂的優婆塞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夷不說了。有沒有一位你的優婆夷弟子,她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受用欲樂,能在導師的教法之下依教而行,跟隨指引,超越疑惑,內心確定,具有自知,不用依賴他人指引呢

婆蹉啊,不單止一百,不單止二百、三百、四百、五百,還有更多我的優婆夷弟子,她們過在家的生活,穿著白色的衣服,受用欲樂,能在導師的教法之下依教而行,跟隨指引,超越疑惑,內心確定,具有自知,不用依賴他人指引的呢。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比丘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和比丘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和比丘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比丘尼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比丘和比丘尼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比丘和比丘尼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修習梵行的優婆塞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比丘、比丘尼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塞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比丘、比丘尼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塞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受用欲樂的優婆塞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和受用欲樂的優婆塞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和受用欲樂的優婆塞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修習梵行的優婆夷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受用欲樂的優婆塞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夷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如果只有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受用欲樂的優婆塞和修習梵行的優婆夷才能修習這個法義,而受用欲樂的優婆夷不能修習這個法義的話,這個梵行便是帶有缺陷的;因為喬答摩、比丘、比丘尼、修習梵行的優婆塞、受用欲樂的優婆塞、修習梵行的優婆夷和受用欲樂的優婆夷都能夠修習這個法義,所以這個梵行是圓滿的。

喬答摩啊,就像恆河的河水,它流向大海,朝向大海,傾向大海,最後止息於大海那樣;跟隨尊者喬答摩的在家眾和出家眾流向涅槃,朝向涅槃,傾向涅槃,最後止息於涅槃。

喬答摩啊,妙極了!喬答摩啊,妙極了!尊者喬答摩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到東西。我皈依尊者喬答摩、皈依法、皈依僧。願我能在尊者喬答摩的座下出家,願我能受具足戒

婆蹉啊,外道到來這堛漯k義和戒律之中出家和受具足戒,需要接受四個月的觀察期,在過了四個月之後,比丘們才決定是否接受他的出家和受具足戒,決定是否讓他成為一位比丘。這個規定是否執行是因人而異的,我知道每個人都不同,你是不用接受觀察期的。

尊者啊,如果外道到來這堨X家和受具足戒需要接受四個月觀察期的話,我可以接受四年的觀察期,在過了四年之後,比丘們才決定是否接受我的出家和受具足戒,決定是否讓我成為一位比丘。

世尊不用婆蹉接受觀察期,於是遊方者婆蹉在世尊座下出家和受具足戒。在受戒半個月後,賢者婆蹉前往世尊那堙A當抵達後,向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賢者婆蹉對世尊說: 尊者啊,在現階段之中我應要學、應要知、應要證的我都完成了,請世尊為我說更深入的法義吧。

婆蹉啊,若是這樣的話,你進一步去修習止和觀兩種法義吧。修習止觀能帶來多種的智力。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運用各種的如意力:由一人變成多人,再由多人變回一人;隨意出現和隱沒;穿越牆壁、圍欄、大山有如穿越空氣那樣沒有阻礙;進出大地有如在水中進出;在水面上行走有如走在地上那樣不會沉沒;盤坐而飛上天空有如鳥兒那樣;用手觸摸宏偉的日月;身體能走到遠至梵世間。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耳,聽到天和人兩種的聲音,還有遠處和近處的聲音。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清楚知道他人及其他眾生的內心:有貪欲的心知道是有貪欲的心,沒有貪欲的心知道是沒有貪欲的心;有瞋恚的心知道是有瞋恚的心,沒有瞋恚的心知道是沒有瞋恚的心;有愚癡的心知道是有愚癡的心,沒有愚癡的心知道是沒有愚癡的心;集中的心知道是集中的心,不集中的心知道是不集中的心;廣大的心知道是廣大的心,不廣大的心知道是不廣大的心;高尚的心知道是高尚的心,不高尚的心知道是不高尚的心;有定的心知道是有定的心,沒有定的心知道是沒有定的心;解脫的心知道是解脫的心,不解脫的心知道是不解脫的心。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記憶得到自己在過去一生、兩生、三生、百生、千生、百千生以至成劫、壞劫、成壞劫之中所發生的事情:在那一生之中是什麼姓名,什麼宗族,有什麼風土習慣,吃什麼食物,體會什麼苦樂,壽命有多長,在那一生完結後又投生到下一生;而在下一生之中是什麼姓名,什麼宗族,有什麼風土習慣,吃什麼食物,體會什麼苦樂,壽命有多長,在那一生完結後又投生到另一生……;你將能記憶得到一生又一生之中的情形。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到眾生由一生投生到另一生;知道他們因為不同的業而投生在下等或高等,美麗或醜陋,善趣或惡趣的地方;知道一些眾生由於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責難聖者,心懷邪見,做出由邪見所帶動的行為,因此他們在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受苦的地獄之中;知道一些眾生由於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稱讚聖者,心懷正見,做出由正見所帶來的行為,因此他們在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這就是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能看到眾生由一生投生到另一生;知道他們因為各種的業而投生在下等或高等,美麗或醜陋,善趣或惡趣的地方。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婆蹉啊,你將可隨你的意欲,摧毀所有的漏,在現生之中以通力來親身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通過修習止觀,你將能親身體證以上的事情。

尊者婆蹉聽了世尊的教導後心感高興,滿懷歡喜。他起座對世尊作禮、右繞,跟著便離去了。之後,尊者婆蹉獨處、退隱、不放逸、發奮、努力,沒多久,他以通力在現生之中親身完滿這個無上的梵行;一個俗世人從在家轉為出家,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他知道自己不會再有出生,完滿了梵行,應修習的都已完成,不會再投生世上。賢者婆蹉成為了其中一位的阿羅漢。

有一次,一些比丘去探望世尊,賢者婆蹉在遠處看到他們,於是走到他們那堨h,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啊,你們去哪堜O?”

同修啊,我們去探望世尊。”

賢者們啊,請代我頂禮世尊及代我這樣說: 世尊啊,比丘婆蹉以頭面頂禮尊者雙腳,我向世尊作禮,我向善說作禮。

賢者比丘們答應婆蹉說: 同修啊,好的。”

之後,比丘們走去拜訪世尊,去到世尊那堮氶A向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比丘們對世尊說: 尊者啊,賢者婆蹉以頭面頂禮尊者雙腳,他向世尊作禮,他向善說作禮。”

比丘們啊,我知道婆蹉比丘的心,婆蹉比丘得到三明,有大如意力和大能力。一些天也曾為此而告訴我: 婆蹉比丘得到三明,有大如意力和大能力。’ ”

世尊說了以上的說話後,比丘們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大婆蹉經(MAHA-VACCHAGOTTASUTTANTA TATIYA)經題直譯的意思是 大婆蹉種經第三 的意思是指這是一篇體裁長的經文; 婆蹉(Vaccha) 是一個種族的姓,跟喬答摩是種族的姓那樣; 是指種族,  第三 的意思是在《中部》之中這是連續以婆蹉為經題的第三篇經文。

          (asava)涌入 禍患的根源 污染 等多種的含義,它包括有欲漏、有漏、見漏和無明漏四種。這即是說一個人內心若有貪欲,未來投生的動力,邪見或無明四種之中任何一種的漏的話,煩惱便會不斷湧進內心之中。摧毀所有的漏又稱為 無漏 ,這亦是阿羅漢果證的另一稱呼。

          通力(abhibba)也稱為神通,共有如意通(又稱為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和漏盡通六種。尾後三種通又稱為三明(te-vijja)──宿命明、天眼明和漏盡明。三明六通在經中很多時都會提到,只有大阿羅漢才具有三明六通的。

通力並非一些神怪的東西,它的巴利文由(abhi+jba)兩部份組成,意思是 直接的認識 特別的認識 ,這種直接的認識是從修習止觀而來,它除了可帶來一些超越常人的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對生命的認識沒有了五蓋的遮蔽和沒有了喜好厭惡的歪曲,因此這是一種 直接 認識事物的一種認知能力。另外,如果一個人有多種的通力,他會對生命和世間的認知有一個更加廣闊的視界,因此能更加透徹了解無常、苦、無我的三個生命實相。

   穿著白色的衣服 意指在家生活的人。

     梵行在這個上文下理之中的意思是指不作任何的性行為。

   五下分結是身見、疑、戒取、貪欲、瞋恚。這五個結縛能繫著眾生在欲界(下界)之中不能解脫出來,所以稱為五下分結。斷除五下分結的人即是得到三果的果位,他在這一生完結之後化生於色界,在那媔i入涅槃,永不會再回欲界受生。所以三果又稱為不還果。

  這堛瑣仵v是指佛陀。

   能在導師的教法之下依教而行,跟隨指引,超越疑惑,內心確定,具有自知,不用依賴他人指引 是形容一個進入聖流的人,即是一個得到聖者果位的人。

  梵行在這個上文下理之中的意思是指八正道。

     具足戒是比丘所受持的戒律。受具足戒意指成為一位比丘。

     世尊不用婆蹉接受觀察期, 原文沒有這句,這是跟據文義加上去的,否則意思會不清楚。

在佛世的時期,曾經有一些外道到佛教的僧團之中出家,但他們的目的只是為了探聽或竊取佛陀的教法,過了一段日子後便回到他們自己的教團之中。因此佛陀為此而制訂觀察期,以觀察外道是否真心的到僧團出家;而這個規定是否執行是有彈性的。因為佛陀明白婆蹉的為人,所以不用婆蹉接受觀察期,婆蹉說他可以接受四年觀察期的目的是表達他的誠意,但最後他都是不用接受觀察期的。

     (Kappa)有 “時段” 的意思。成劫、壞劫和成壞劫是宇宙由形成至毀滅的週期中有眾生生存的時段。宇宙由形成至毀滅,又由毀滅至形成不斷地循環,而經中所指的 “成劫、壞劫、成壞劫” 是指在一個宇宙形成至毀滅的週期中有眾生生存的三個時段,這三個時段是很漫長的時間,眾生在當中投生無數次之多。

 

這篇經文可和漢譯本《雜阿含經》(佛光版)的第九五六經互相對照。

婆蹉認識了佛陀很久,他充滿求知欲,和有喜歡鑽牛角尖的性格,常常問佛陀一些跟覺悟解脫無關的問題,而佛陀通常都是對這些問題不予作答的。這一次,婆蹉沒有辦法了,唯有請佛陀簡單地為他解釋善法和不善法這些修行實踐上的問題,因此佛陀便向他簡略地開示什麼是善法和不善法。婆蹉聽了佛陀的開示後鑽牛角尖的性格又來了,他一連串地逐一問佛陀有沒有比丘、比丘尼、各種的優婆塞、優婆夷能證得聖位,而佛陀亦逐一解答他的問題。跟著,婆蹉隨佛出家及最後成為一位大阿羅漢。他有這樣的成就,相信是由於他的求知欲和鑽牛角尖的性格有了一個正確的方向而來的。

在看完這篇經文之後,我們可以明白到,不單出家的比丘和比丘尼能修習佛陀的法義,在家獨身修行的人以至在家受用欲樂的人同樣也能修習佛陀的法義,而且很多的人都能依循佛陀的教導來證入不同的果位,都能流入涅槃的大海。這一點是在原始佛教的教義中是經常強調的。

在經文的後半部,我們可以看到佛陀對婆蹉解釋修習止觀能得 三明六通 ,這也是在原始佛教中很多時都提到的。在經中的記載,佛陀和不少他的大弟子都是具有這些大能力的,我們可看到佛陀和他的弟子是把這些能力用來透徹瞭解生命和化導眾生之上,而不是用來向人誇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