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二十二:二十八經             蕭式球

 

我這樣聽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

當時世尊說:比丘們啊,如果色、受、想、行、識不會帶來意欲滿足的話,眾生是不會對色、受、想、行、識生起貪染的;正因為它們會帶來意欲滿足,所以眾生會對它們生起貪染。

比丘們啊,如果苦患不是從色、受、想、行、識所生起的話,眾生便不應對色、受、想、行、識生起厭心;正因為它們會帶來苦患,所以眾生應對它們生起厭心。

比丘們啊,如果沒有方法可從色、受、想、行、識當中出離的話,眾生便不應從色、受、想、行、識當中尋求出離;正因為有出離的方法,所以眾生應尋求出離。

比丘們啊,眾生不論是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國王或人,若不能如實知道五取蘊當中的意欲滿足、五取蘊當中的苦患及應從五取蘊當中出離時,他們的內心便一直不能住於放捨、遠離、超脫。

比丘們啊,若眾生能夠如實知道五取蘊當中的意欲滿足、苦患及出離後,他們的內心便能住於放捨、遠離、超脫。

 

《相應部》二十二:二十八經和漢譯本的《雜阿含經》第十三經可互相對照。

認知生命的味(意欲滿足)、患(苦患)、離(出離)在原始佛教的經文中時常提到。修行者應從味、患、離這三方面來觀察生命。首先,佛陀並沒有否定生命會帶來意欲滿足這個事實,所以,當我們看到世上絕大部份人的人生目標都只是去追尋各種感官享樂的滿足時,是不需感到驚訝的。

其次,佛陀亦教我們要正視生命也有苦患的事實。人的生存或追尋意欲滿足要付出代價,沒有免費的午餐 的。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老、病、死、憂、悲、苦、惱等都是生存必定要付出的苦患代價;辦公室堸姻~場式的競爭與自保,父母追迫子女的家課,戀愛中的男女愛恨交織,對家庭、事業、財富或前途等的憂心忡忡諸如此類亦都是生存所付出的苦患代價。所以,當我們遇到苦困事情時是不需感到意外的。我們不必逃避它而是去正視它及設法解決它。

最後,佛陀指出生命的苦患是有解決方法的。要徹底解決苦患,就要立志去放捨對生命的渴愛、貪染、執著,這就是出離心。不論是在家或出家的人,都可發起出離心,然後行踐八正道而向覺悟的目標前進。

生命的整體必然帶有苦與樂、歡笑與悲哀、成功與挫折,正如錢幣有兩面一樣。沉溺在各種意欲滿足之中而不正視生命的苦患是一種不智及逃避現實的生活方式;困陷在苦患之中而不能自拔更是不幸。而原始佛教的特色就是正視生命的苦患及把這些苦患徹底根除,這就是覺悟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