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四十七.十四經《郁伽支羅》                            蕭式球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和大比丘僧團一起,住在跋祇國郁伽支羅村恆河岸邊。這時舍利弗和目犍連入滅不久。

當時,比丘僧團圍繞著世尊,坐在空曠的地方。當世尊觀察比丘僧團的寧靜後,對比丘說: 比丘們,我感到這個大眾好像有所欠缺似的。比丘們,舍利弗和目犍連入滅,使我感到大眾有所欠缺。以往有舍利弗和目犍連所在的方向,我都不用對那方向操心。

比丘們,過去所有的阿羅漢、等正覺、世尊,都有一雙上首弟子,就正如我有舍利弗和目犍連那樣。將來所有的阿羅漢、等正覺、世尊,都有一雙上首弟子,就正如我有舍利弗和目犍連那樣。

比丘們,在弟子方面來說,真稀有,真難得!他們在導師的教法中修行,在導師的指導下修行;他們受四眾愛戴,受四眾尊敬。

比丘們,在如來方面來說,真稀有,真難得!一雙這樣出色的弟子入滅,如來沒有憂愁或悲傷。比丘們,要舍利弗和目犍連不入滅是不可能的。這是生法、有法、因緣和合法、壞滅法,沒可能令它不散壞。

比丘們,就像一顆樹心堅固的大樹,折斷了一些粗壯的樹枝那樣,在中心堅固的大比丘僧團堙A失去了舍利弗和目犍連。比丘們,要舍利弗和目犍連不入滅是不可能的。這是生法、有法、因緣和合法、壞滅法,沒可能令它不散壞。

比丘們,因此我說,你們要做自己的島嶼,做自己的皈依處,不要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你們要以法為島嶼,以法為皈依處,不要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

比丘們,什麼是做自己的島嶼,做自己的皈依處,不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以法為島嶼,以法為皈依處,不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呢?一位比丘如實觀察身,他勤奮,有覺知、有念,清除在世間上的貪著和憂傷;如實觀察受,他勤奮,有覺知、有念,清除在世間上的貪著和憂傷;如實觀察心,他勤奮,有覺知、有念,清除在世間上的貪著和憂傷;如實觀察法,他勤奮,有覺知、有念,清除在世間上的貪著和憂傷。比丘們,這樣就是做自己的島嶼,做自己的皈依處,不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以法為島嶼,以法為皈依處,不以其他地方為皈依處了。

比丘們,無論我在世上或入滅後,任何比丘若能做自己的島嶼和皈依處,以法為島嶼和皈依處的話,他就是一個有修學欲的人,將會超越黑暗。

 

 

這篇經文可和漢譯本《雜阿含經》(佛光版)第六五三經互相對照。佛陀是在晚年臨入滅前不久的時候,對比丘們說這篇經文的。他在舍利弗和目犍連入滅後,在僧團中首先表揚這兩位上首弟子。在另一方面,上首弟子入滅及佛陀亦將要入滅,對僧團來說是一件令人傷感的事情,所以佛陀對僧團說,要生法、有法、因緣和合法、壞滅法不散壞是不可能的。舍利弗和目犍連對僧團的貢獻很大,即使這樣,他們都跟每一個眾生一樣,都是生法,都是有法,都是因緣和合法,都是壞滅法,所以最終必定會離開人世。佛陀以及阿羅漢能領悟這一點,加上他們能徹底清除愛著,所以他們面對使人傷感的事情都沒有憂愁或悲傷。

僧團失去了舍利弗和目犍連,就像大樹失去了粗壯的樹枝,使人感到有所欠缺。雖然佛陀心中沒有傷感,但他明白這對僧團來說是一件憾事,再加上佛陀也將要入滅,之後僧團再也沒機會依賴舍利弗、目犍連甚至佛陀了。所以這時佛陀對僧團開示一個很著名及很重要的教法,勸喻修行者要以自己、以法來做自己的島嶼和皈依處。這即是說,依靠自己的力量,依照正確的道理來修行取證。這是佛教一直強調的 自力精神,亦是一種實際而有效的修行方式。而修習四念處的禪修亦即是實踐這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