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慈恩寺

參考資料:《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

 

撰稿人:陳瓊璀

 

大慈恩寺位於陝西省西安城南約八華里,建成於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十月(公元648年)。據《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七記載, 當時由於皇太子李治為其生母文德皇后早逝而思報昊天,追崇福業,宜令所司於京城內舊廢寺妙選一所,奉為文德聖皇后即營僧寺。 於是有司詳擇勝地,遂於宮城南晉昌里,面曲池,依淨覺故伽藍而營建焉。淨覺寺原為隋朝舊寺, 位於唐京城南晉昌里,林泉幽勝,皇太子李治遂在此故寺址上,重新建造一座莊嚴道場以追思其生母文德皇后。新寺規模極其壯麗宏偉: 瞻星揆地,像天闕,放給園(給孤獨園),窮巧藝(魯班及倕皆古時極巧工匠,盡良木 (衡山、霍山),文石梓桂豫樟栟櫚充其林,珠玉丹青赭堊金翠備其飾。而重樓複殿,雲閣洞房,凡十餘院,總一千八百九十七間, 褥器物,備皆盈滿。至貞觀二十二年,新寺快將落成,皇太子李治又宣令曰:營慈恩寺漸向畢功,輪奐將成,僧徒尚闕,伏奉敕旨度三百僧, 別請五十大德同奉神居降臨行道。其新營道場宜名大慈恩寺,別造翻經院,虹梁藻井,丹青雲氣,瓊礎銅沓,金環華鋪,並加殊麗,令法師移就翻譯, 仍綱維寺任。可知寺末落成,唐太宗已敕令度三百僧人,並禮請五十位大德來寺常住。新寺正式命名大慈恩寺,奉玄奘法師為此寺上座, 並在寺內別辟翻經院以便玄奘法師在此譯經。

貞觀二十二年十二月,朝廷安排盛大典禮,迎像送僧入寺。其儀仗隊陳列於通衢:錦綵軒檻,魚龍幢戲,凡一千五百餘乘,帳蓋三百餘事,繡畫等像二百餘軀, 金銀像兩軀,金縷綾羅旛五百口,並法師西行攜回之經、像、舍利等,自弘福寺移往大慈恩寺。又於像前兩邊各麗大車,車上豎長竿懸旛, 旛後布師子神王等為前引儀。又莊寶車五十乘坐諸大德,次京城僧眾執持香華,唄讚隨後,次文武百官各將侍衛部列陪從,太常九部樂挾兩邊, 二縣音聲繼其後,而幢旛鐘鼓訇磕繽紛,眩日浮空,震耀都邑,望之極目不知其前後。

先是玄奘法師曾經上啟推辭為大慈恩寺上座,但末被朝廷允許。貞觀二十三年四月(公元649年)皇太子並奘師被召往夏宮翠微宮陪從太宗, 夏五月唐太宗李世民駕崩於此,當時祕不宣佈,即還京城發喪,殯太極殿。皇太子李治即皇帝位,是為高宗,踰年改年號為永徽元年 (公元650年)。

奘師還慈恩寺。自此之後,譯事、僧事、佛事,眾務輻湊,無棄寸陰:為專務翻譯,法師每日自立程課,若晝日有事未能完成當日譯程,必兼夜以續之, 往往二更以後方才停筆,然後禮佛行道,至三更暫眠,五更復起,讀誦梵本,朱筆勾圈點校段落次第,以便明日譯事。 每日午膳後及黃昏為弟子講解新譯出之經論;全國各地來之聽學僧經常請法師決疑解義。因為法師擔任慈恩寺上座職務,所以又必須兼顧僧事, 另外宮廷裏遇有刻造藏經、造請佛像、經營功德佛事等亦遣內使聽取法師意見,請示取決;並為僧俗授戒。每天晚上,寺內弟子百餘人排列廊廡, 咸請教誡,遇有提問,法師皆一一給以圓滿答案,無一遺漏。雖然眾務如此繁忙,然而玄奘法師依然神清氣朗,還與諸大德暢談西行求法時所有見聞、 西域聖賢、各家學派所立義理主張,與諸大德高談論議,竟無疲怠,可見法師精敏強力過人。

永徽三年春三月(公元652年),法師欲在大慈恩寺西南隅建造一座高三十丈石塔(石浮圖),以安置由西域帶回來的大量梵本經文、圖像,以免經卷散失, 更重要者為防火難。嗣因朝廷考慮到要採石建塔,工程浩大,遂勸法師改用磚造以期速成。於是仍就西院以磚建塔,塔形依照印度佛塔傳統, 造五級式樣,並相輪、霜盤,共高一百八十尺,上層以石為室。每層中心皆供奉舍利一千或二千顆,共萬餘顆。塔座南壁兩側立兩碑, 由尚書右僕射河南公褚遂良書之,刻載唐太宗撰《大唐三藏聖教序》,及高宗撰之《序記》。建塔期中,玄奘法師親自挑擔磚石, 參與建造工程。同年塔成,初名慈恩寺塔,後來改名,即中國文化史蹟上著名之長安大雁塔。

顯慶元年正月(公元656年),奘師向朝廷建議立碑記載高宗為文德皇后營建慈恩寺事,以傳芳示後。高宗遂親自撰寫碑文,並於奘師再三懇請下自書之, 其碑作行書,又用飛白勢作顯慶元年四字。夏四月八日佛誕,碑已鐫訖,遂安排盛大儀式恭迎御製大慈恩寺碑入寺,至十四日碑至, 有司於佛殿前東南角別造碑屋安之。其舍複拱重櫨,雲楣綺棟,金華下照,寶鐸上暉,仙掌露盤,一同靈塔。

玄奘法師入住大慈恩寺後,在寺西北之翻經院內與諸助手孜孜翻譯經、律、論三藏,其一生譯經事業大半完成於此,由貞觀二十二年冬至顯慶三年夏, 前後十年,期間譯出《如來示教勝軍王經》《攝大乘論》《攝大乘論釋》《菩薩戒羯磨文》《菩薩戒本》《阿毘達磨識身足論》《阿毘達磨俱舍論》 《阿毘達磨順正理論》《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大乘掌珍論》《佛地經論》《因明正理門論》等數拾部。法師在宣譯這些三藏時,皆反覆為弟子講解, 闡釋種種隱義,傳授所有自己在印度所學,尤其在譯《因明正理門論》及於弘福寺所譯《因明入正理論》,講譯當中大明立破方軌,現比量門, 譯寮僧伍競造文疏。由是印度《量論》一科(約相當於邏輯、推理)傳弘中土。

顯慶三年(公元658年)六月,京城新建西明寺營造功畢,規模比大慈恩寺更為莊嚴宏麗,高宗敕法師徙居西明寺,法師奉敕移居於此繼續譯事, 遂由其上首弟子窺基繼任大慈恩寺主持。踰年,法師準備重譯《大般若經》,總十六會共六百卷,法師慮京師多務,又人命無常, 恐難於有生之年完成,於是上奏高宗,請移往較遠離京師之玉華宮寺,帝許。嗣後直至麟德元年(公元664年),玄奘法師圓寂於玉華宮寺, 遺命門人汝等遣我宜從儉省,可以筥篨(粗竹蓆)裹送,仍擇山澗僻處安置,勿近宮寺。不淨之身宜須屏遠。其門人遂遵遺命, 以粗竹蓆為車輿,靈柩置慈恩寺翻經堂內,後葬京郊,至總章二年(公元669年)再徙葬樊川北原,營建塔宇。

窺基法師繼玄奘法師任慈恩寺上座後,其間廣造章疏,大宏奘師所傳之學,世稱為慈恩法師,而由窺基所流之傳承世稱慈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