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1232-

撰稿人:陳瓊璀

 

"曠野湖池水, 清涼極鮮淨, 無有受用者, 即於彼消盡。"

古印度時有個地方叫舍衛城, 有一天,當時的國王來找佛陀談天,從國王的口中,我們可以見到二千五百多年前一個為富不仁的孤寒財主鮮活形像: ".多財巨富,藏積真金至百千億,況復餘財。世尊! 摩訶男長者如是巨富,作如是食用: 食粗碎米,食豆羹, 食腐敗薑, 著粗布衣,單皮革屣, 乘羸敗車,戴樹葉蓋。未曾聞其供養施與沙門、婆羅門,給卹貧苦,行路頓乏,諸乞丏者。閉門而食,莫令沙門、婆羅門、貧窮、行路、諸乞丏者見之。" 於是佛陀就勸勉國王,譬如曠野湖池聚水,無有受用洗浴飲者,即於澤中煎熬消盡。徒自聚積財寶,到死能帶走多少?應該善用財富,除了自己受用之外,還應該供養父母、妻子、宗親、眷屬,亦應卹諸僕使、貧苦,利樂社會。譬如聚落城邊所有池水湖水,澄淨清涼,樹林蔭覆,令人受樂,供給所有人飲用,乃至澤及禽獸。為此佛陀說了如下偈頌:
"曠野湖池水, 清涼極鮮淨, 無有受用者, 即於彼消盡。 如是勝妙財, 惡士夫所得, 不能自受用, 亦不供卹彼, 徒自苦積聚, 聚已而自喪。慧者得勝財, 能自樂受用, 廣施作功德, 及與親眷屬, 隨所應給與, 如牛王領眾。 施與及受用, 不失所應者, 乘理而壽終, 生天受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