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法無我」與「如來藏我」的比較

撰稿人:德福

 

「諸法無我」是原始佛教的基本理論;「如來藏我」是後期大乘佛教的主流思想。在印度,這兩種學說,從「無」到「有」、從「性空」到「真常」,期間經歷約一千年之久,令佛教思想隨著不同的時代發生流變。究竟是「有我」,還是「無我」呢?如果有我,便不能與用作印證佛法準繩的「三法印」契合。如果無我,則為何後期又展開了「如來藏我」的實在論?以上的問題,對很多人來說,真的存有疑問。其實,這就是因為我們對於佛教教理不曾作出深入的分析了解,亦未曾認真做過體驗功夫,因此便對佛法的真理把握不住。為使對於佛學上所講的「有我」及「無我」學說建立起一個清晰而有條理的觀念,本文嘗試從下列三方面將「諸法無我」和「如來藏我」作一個比較:第一思想淵源及產生背景;第二內容及特色;第三價值觀及影響性。

在未討論第一點之前,我們還需要弄清楚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是「我」?現在僅就「我」這個名詞來分析一下它的內涵,它必須是永恆的、不變的、獨一無二的和自主的。所以「我」是指一個獨立不變的實自體。明白了「我」這基本觀念後,我們便要看看原始佛教「無我」思想是怎樣產生的。「無我」思想,在我的理解中,並沒有學說淵源,它是在佛教時代才提出來的,並不像「無常」和「苦」等理論,早在佛教之前已被提及。它是佛陀正覺的真理。「無我」,主要從「去我執」的角度解說,是為了糾正當時的人思想上的迷執。換句話說,釋尊的「無我論」,其實是針對當時思想界的「有我論」。印度古代婆羅門教盛行,其教典四吠陀成了當代思想的淵源。及後東方奧義書勃興,與婆羅門階級相抗。在奧義書裏,宇宙的本源稱為「梵」,個人生命的主體就是「我」;解脫是要體證「自我」與「大梵」的結合,於是便高舉著「梵我一體論」的旗幟。這個「我」是常住不變的、妙樂的,而梵界被視為最高的歸宿處。釋尊為了破除這些迷執,便提出「無我」的觀念。

反觀「如來藏我」思想,雖是後期大乘佛教的主流,其實是淵源於印度神教的神學的。但不容否認,在部派佛教及初期大乘的某些思想,如佛功德、如來身等,啟發了後期的如來藏說,這是由於「佛涅槃後,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而開展出來的。至於「如來藏說」之產生,是有其背景的。因為佛陀「無我」的思想,不是一般人所容易信受。當時很多人認為如果沒有我,誰在作業、受報呢?佛陀為了要隨順眾生的心境,使其接受佛法、次第引導,因此說如來藏,這實在是為了「斷愚夫畏無我句」、「開引計我諸外道」的方便而說的。

就內容方面而言,「諸法無我」是三法印裡面第二個法印,可分「人無我」和「法無我」。「人無我」是說有情的個體生命,是五蘊和合而成,並無實體;「法無我」是說一切精神、物質的現象,都由因緣和合而成,亦沒有實在自體。「諸法無我」理論的特色是「緣起性空」。正因為「我」是因緣和合的假像,沒有獨立自體,所以是空無自性。由於我們有妄見執著,以眾緣所生的五蘊身心為生命。「無我」提示我們身心是眾緣所生的,生命隨時都有變化,所以我們的人生是不圓滿的,這個世界是缺陷的。的而且確,一般人,我執太重,處處以我為中心,種種我見、我慢、我愛、我痴執著不放,如影隨形的困擾著我們,使我們無法解脫。因此,「無我」的特色是要我們明白「我」之過患,從而悟入「無我」的解脫境界。所以,依三法印的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的法則,說明生死輪迴及涅槃解脫,是佛教不共外道的特色。 

至於「如來藏」,很多人解說為「我」。因為如來藏說有「我」的特性。大般涅槃經卷七說:「我者,即是如來藏義,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即是我義」。因此,「如來藏我」被視為與外道神我並無分別。究竟這論調對不對呢?茲就「如來藏」的內容及特色作一個簡單的分析。

第一如來藏說,著重於如來的大般涅槃、常樂我淨,從如來常住說到一切眾生本具如來。如楞伽經說:「如來藏自性清淨,轉三十二相,入於一切眾生身中」。寶性論說:「佛法身遍滿,真如無差別,皆實有佛性,是故說眾生,常具如來藏」。這很清楚說明眾生本具如來的德相。因此他們都有成佛的可能性。

第二如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這是在勝鬘經裏所提出的。依如來藏故有生死,亦依如來藏證得涅槃。這即是說,雜染和清淨二因,都是依如來藏的。究竟什麼是如來藏的清淨因呢?清淨因,指空性,即是心性上所具足的無漏清淨功德。因此如來藏為一切清淨法的根本,依之而建立空不空如來藏。至於雜染因,即有漏煩惱習氣,但這煩惱習氣,並非是如來藏所有,而是寄附在如來藏的,這就是所謂「客塵煩惱」。因此依如來藏,一切生死涅槃問題都得安立。

第三如來藏是常住不變的,清淨周遍的。周遍的意思是遍一切處,或是無在無不在。在如來藏說流傳中,眾生身中有清淨如來藏,與「心性本淨,客塵所染」說,有相似的意義,所以「心性本淨」成為如來藏學說的重要內容。

第四如來藏不同外道之我,所以說「無我之藏」、「離於我論」。印度宗教將「我」解說為生命的本體,與如來藏為生死涅槃所依,極為相似。其實,表面看來,如來藏雖與印度宗教的「我」相似,而實質上,是有所不同的。在楞伽經裏,如來解答說「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空、無相、無願、如、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自性、不生不滅說如來藏已,如來為斷愚夫畏無我句,故說離妄想無所有境界如來藏門」。從這段經文,可以看出如來藏即是一切法性空、法無我性的異名。釋尊為了化度一般執常執我的眾生,使其信受佛法,因此方便說如來藏。所以,如果我們深切了解如來藏的真義,便不會把它當作外道的邪我。其實,如來藏與佛法的真如、法性、空性、法無我性,應該是一致的。

最後,我們看看「諸法無我」與「如來藏我」的價值觀及影響性。就「諸法無我」論而言,印度思想界激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革命。佛陀很清楚闡明要否定了這個「我」,才可以徹底剷除貪瞋癡。事實上,佛法「無我」的觀念並不容易掌握,不管你學佛學了多少年,有多大的成就,只要五蘊之身還在,「我」的觀念很難去掉。惟有破盡「人我見、法我見」,及證悟到「諸法無我」與「空性」相應,於定、慧力有所成就之後。再依著菩薩道的六度萬行去做,積累功德,淡化自私心,用般若正見觀照,才能達到與法界合而為一的無我境界。「諸法無我」的思想,為後來大乘三系中之「性空系」奠下了深厚的根基。另一方面而言,有了「無我論」與「有我論」的對立因素,才成為產生中觀思想的背景。

至於「如來藏我」的學說,發展到後期便成為真常系的主流思想。如來藏說的經論,則可說是祕密佛教的先聲。因闡明一切眾生有如來藏,在修行上,不需外求,祇要依著自身的如來性,努力精進便能實現,可見成佛並不難,大有鼓勵人心的作用。這在宗教的實踐精神上,有著高度的價值。而這學說,傳入中國後,便成了佛教的核心教義。印順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書裏說:「離開如來藏便不能顯示佛法的深廣圓妙」。太虛大師說,如來藏佛性,是大乘不共小乘的特質。佛教所講的業、輪迴、性空、緣起,都是小乘所共有的。唯有如來藏學說,是小乘所沒有的大乘特義。中國大乘八宗之天臺、賢首及禪宗,對如來藏特別重視。可見如來藏學說對中國佛教的影響性,極為深遠。

總括而言,「諸法無我」是釋尊為了破除一般人的妄執而宣說的,是佛法的「最甚深處」,亦是究竟了義的。至於富有「真我論」色彩的如來藏說,是為了「開引計我外道」和「畏無我」的眾生而說,亦有其獨到的立場。雖然屬於不究竟、不了義的學說,但其目的在化度眾生,使他們信受佛法,這就是佛說如來藏的意趣了。

參考書籍:

一、 以佛法研究佛法 ﹝印順導師﹞

二、 如來藏之研究 ﹝印順導師﹞

三、 印度佛教思想史 ﹝印順導師﹞

四、 絕對與圓融 ﹝霍韜晦﹞

五、 大乘佛教的問題研究 ﹝張曼濤編﹞

六、 佛教根本問題研究(一) ﹝張曼濤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