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明自悟唯識種子頌          陳國釗

 

稽首禮佛尊,敬禮諸菩薩

開顯唯識義,利樂諸眾生

此宗義甚廣,釋要業流轉

五位與百法,心王與心所

五蘊與四大,有情器世間

前六與末那,賴耶與種子

現比非三量,依止聖言量

相見二分說,能緣與所緣

自証証四分,能所量量果

性獨帶三境,四緣諸法生

三能變識現,唯識無外境

三性三無性,示現中道義

菩薩五位行,修行十地因

轉識成正智,究竟佛位成

今略說種子,三世業流轉

有無二漏種,色心法為二

種子為功能,非色亦非心

力用偏法界,現行相見分

有漏種六義,缺一種不成

能所熏各四,新種藏於識

種來本新說,俱說為圓滿

八地煩惱除,有漏不現行

十地斷二障,轉依佛位成

希求殊勝法,為明唯識義

學人作此頌,作為增上因

生生勤修學,世世菩薩行

修學之所得,迴向覺菩提

 

稽首禮佛尊,敬禮諸菩薩

我今以頭頂禮拜本師釋迦牟尼佛以感謝世尊往昔住世所說的一切法。

又以無限恭敬心敬禮諸天大菩薩、文殊菩薩、觀音菩薩、彌勒菩薩、無著菩薩、世親菩薩等等大菩薩。

 

開顯唯識義。利樂諸眾生。

由世尊所說「解深密經」,「華嚴經」等,又由慈氏菩薩所說五部經論,「瑜伽師地論」「辨中邊論」等文,無著菩薩造「攝大乘論」及世親菩薩所造的「唯識三十頌」等經論,都能令眾生明唯識義理得益而離苦得樂。

 

此宗義甚廣,釋要業流轉

唯識宗所講義理非常深奧及廣泛,包括宇宙萬法、法相,及我人的心意識等。而最重要講出佛家所說的業、三世輪迴流轉的所依,這就是講過往世所造業怎樣帶到今世,而今世所作諸業又如何留存到下一世。就是唯識學主要所講的賴耶緣起及種子義理。

 

五位與百法,心王與心所。

宇宙萬法無數無量,不可能一一說明,所以不得不加以整理歸納。在彌勒菩薩所造的「瑜伽師地論」中把萬法歸納為六百六十法,世親菩薩造「俱舍論」歸納為七十五法。而唯識宗簡之為「百法明門」,即是五位百法。所謂百法就是一百名相,即名詞,作一一解釋,再將百法歸納為五類:「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應法」「無為法」。

 

(一)「心法」是人的精神主體,共百有八種,叫做「八識」,也叫做「八識心王」,即是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及阿賴耶識。「前五識」就是生理學上的感覺器官之功能,「意識」為我人心理活動,前五識中任何一識發生作用,「意識」跟而起之,所以為「同時俱起」,以起了解分別作用,這叫做「五俱意識」。「末那識」為思量之義,它是睄f思量,執著自我。「阿賴耶識」又叫「藏識」,它藏有宇宙萬法的種子,宇宙萬法的本源。

 

(二)「心所有法」的意思是「心王所有之法」,它附屬於心王,與之相應生起。此法有六類、五十一種。「第一,五偏行心所」1.作意2.觸、3.受、4.想、5.思量;「第二,五別境心所」1.欲、2.勝解、3.念、4.定、5.慧;「第三、十一善心所」1.信、2.精進、3.慚、4.愧、5.無貪、6.無瞋、7.無痴、8.輕安、9.不放逸、10.行捨、11.不害;「第四,六煩惱心所」1.貪、2.瞋、3.痴、4.慢、5.疑、6.不正見;「第五,二十隨煩惱心所」前十種為「小隨煩惱」次八為「中隨煩惱」末二種為「大隨煩惱」1.忿、2.恨、3.覆、4.惱、5.誑、6.諂、7.憍、8.害、9.嫉、10.慳、11.無慚、12.無愧、13.不信、14.懈怠、15.放逸、16.惛沉、17.掉舉、18.失念、19.不正知、20.散亂;「第六,四不定心所」1.悔、2.眠、3.尋、4.伺。

 

(三)「色法」是指物質而言,也就是有質礙,會變壞的一切物質現象。色法有十一種,就是「五根」「五境」和「法處所攝色」。「五根」者為1「眼根」為眼識所依之根,能發眼識了別色境。2.耳根」為耳識所依之根,能發耳識,了別聲境。3.「鼻根」為鼻識所依之根,能發鼻識,了別香境。4.「舌根」為舌識所依之根,能發舌識了別味境。5.「身根」為身識所依之根,能發身識,了別觸境。「五境」1.「色境」為眼識所緣之境,此境有三類(一)顏色(二)形色(三)無表色。2.「聲境」為耳識所緣之境,此境有三類(一)內聲(二)外聲(三)內外聲。3.「香境」為鼻識所緣之境。此境有六種,三實三假。三實為好香,惡香,平等香。三假為俱生香,和合香,變異香。4.「味境」是舌識所緣之境,有六種:甘、酸、鹹、辛、苦、淡。5.「觸境」是身識所緣之境,有堅、濕、煖、動四種,又有輕、重、滑、澀等二十餘種。最後為「法處所攝色」為第六意識所緣的境界,也就是「法處」所攝的色法。這一類色法是無質之色,為意識所緣的對象,為五根不能領納,計有五種。

 

(四)「心不相應行法」是依心、心所、色法三位差別假立之法,離開了色、心、心所,此假法就失去了作用。共有二十四種法。1.得、2.命根、3.眾同分、4.異生性、5.無想定、6.滅盡定、7.無想報、8.名身、9.句身、10.文身、11.生、12.住、13.老、14.無常、15.流轉、16.定異、17.相應、18.勢速、19.次第、20.時、21.方、22.數、23.和合、24.不和合。

 

(五)「無為法」是與有為法相對而言。有為法是因緣和合造作之法,是有生滅變異之法。無為法是一切現象的本體,是宇宙的實體。實體不待因緣造作而有,也就是真如。真如者,真者真實,如者如常,實相有真實如常之相。真如不生不滅、不一不異、「法性」,無為法有六種,1.虛空無為、2.擇滅無為、3.非擇滅無為、4.想受滅無為、5.不動滅無為、6.真如無為。

五法中前四種法全是「有為法」,第五法為「無為法」。

 

五蘊與四大,有情器世間

我人平常講的宇宙,在佛經上稱為世界,也叫世間,世是遷流義,過去、現在、末來遷流不息,各世,指示時間。界是方位義,東南西北,上下四維十方,各界,指的是空間,間是間隔,與界同義。在佛經上說世間有兩種。1.「有情世間」、2.「器世間」。有情是指有情識,有情見的眾生,以人為代表,合胎、卵、濕、化生各種有情,各為「有情世間」。「器世間」是有情所依托的山河大地、房屋器物的物質世界。這兩種世間全是由「五蘊」、「四大」所構成。所謂「五蘊」就是「色、受、想、行、識」各自為蘊。「色蘊」者為指物質現象,包括地、水、火、風,構成物質,現象界四種基本原素。為「百法」中十一種色法,即眼、耳、鼻、舌、身五根,色、聲、香、味、觸五塵,和無表色。「受蘊」就是心識的一種作用,就是百法中的「受心所」,受是我人身心對外境的感受。這種感受有三受1.「苦受」2.「樂受」2.「捨受」即不苦不樂受。「想蘊」為五位百法之心所有法中的「想心所」,是內六根對外六境相對而生起取象,對所緣的境,重新加以分別想象構成概念。所以經論講「於境取象為性,施設種種名言為業」,「行蘊」為五位百法中,心所有法中偏行位「思心所」的作用,有五十一個心所,除受、想心所外其餘四十九個心所及二十四個「心不相應行」心所也在其中。它是有一種意志作用,使心識有種種活動,在種種或善或惡的境上驅使心識造出種種善惡之業。是有行動及意志的意義。「識蘊」識以了別為義,即判斷與分別,它對於所緣的境,有了解分別的作用,也就是五位百法中的心王法,為「八識心王」。在五蘊中可分為兩類,一類為物質的組合,即「色蘊」也就是「色法」。另一類為精神的組合即「受、想、行、識」四蘊,也就是「心法」。「四大」為色法的四種基本原素「地、水、火、風」。「地」大者性堅,能支持萬物。「水」大者性濕,能收攝萬物,「火」大者性煖,能調熟萬物。「風」大者性動,能生長萬物,這四大以其能造作一切色法,萬物由四大造,我人都是由四大和合而成。

 

前六與末那,賴耶與種子

小乘佛教講識只講前六識「眼、耳、鼻、舌、身、意」識,修行到灰身滅智,斷三界煩惱六識不起,只能不起我執,不能斷除法執,就是涅槃。大乘佛教建立第七第八識成為八識理論,前五識所依根為前五根,第六識意識所依根為在何處,原來意識所依根為第七識末那識,第七末那識潛藏於意識之後,所以有潛意識之義,末那識的作用是「琚A審,思,量」痡`的審察,思慮度量執持第八識「阿頼耶識」,慢,我愛,與它相應,蓋覆它,使它成為一個污染識,以自我為中心,產生自私自利,由於末那識是染污識,所以影響到前六識都是受到染污。第六意識所依於第七末那識,而末那識所依何處,原來末那識是依於第八識「阿賴那識」。所以阿賴耶識為前七識之根本,它是一切業力寄托的所在,也是六道輪迴的主體,有情我人的根身,器世間都是由阿賴耶識變現而有的,阿賴耶是梵名,漢譯為藏,故稱「藏識」,藏有三種意義:「能藏」「所藏」「執藏」。「能藏」者為能藏一切法種子,令諸法種子不失沒,能藏為阿賴耶識,所藏是種子,「所藏」為前七識所熏的種子,藏在阿賴耶識中,則受熏的種子是「所藏」,阿賴耶識是能藏。「執藏」執為有執持義。為第七末那識所執持阿賴耶識,自無始來痡`相續沒有間斷,被第七識末那誤執是常,是有一實主宰「實我」,好比庫藏的守護者執持庫藏。所以能執是第七識末那識,而第八阿賴耶識為「所執」,所以阿賴耶是「無覆無記」,末那識是「有覆無記」。

 

現、比、非三量,依止聖言量

現有三種意義(一)現在(二)現有(三)現顯。「現量」者為以上三種還要有「現前直覺」猶如明鏡,一照便現,絲毫都沒有「作意」、「計度」,又要離開「名字」及「種類」的分別。「比量」者為由心堨h作比度然後才能知道。如見有煙,就作分析比度,就知有火,「非量」為在現量和比量上作錯誤的量度。無論是「正確」或「錯謬」,都是「能緣心認的所依」,因為心王心所的內二分,和「見分」為能量,而「相分」才為「所量」。我們凡夫用煩惱染污的「識心」去分別是有錯謬,而佛、菩薩是用「根本智」和「後得智」親證一切「法性」及「法相」,是絲毫不會錯謬,所以諸佛和菩薩所說的話,都是正確,我們要依止修行。

 

相、見二分說,能緣與所緣

「相分」是識之全體一部份,相就是相狀,也就是形相,「相」和「像」有時可通用,就是內心所現的相狀,如相機後面所出現的影像,這所出現影像與本體是一嗎?不是,是異嗎?也不是,但有不相離關係。用這道理譬喻證明是外界客觀事物,在自己心識的「相分」功能上所顯示的相狀。「見分」見是照見的意思,以能緣為義,就是緣其所變之「相分」的見照作用,外界客觀事物在心識本體的「相分」功能顯示相狀,又由心識本體另一種功能來分別證驗此分別,證驗功能就是見分,如果「相分」是心識上的所緣或所知的部份,「見分」就是心識上的主體或能知的部份。「相分」是客體的所緣,「見分」就是主體的能緣。二份說能緣是;心識所緣是境。

 

自証証四分,能所量量果。

唯識由「相分」「見分」二分到後來「四分」學說,即是「自證分」和「證自證分」。「自証分」是作為證知「見分」的照見有沒有錯誤,其實也是識體的一種功能。「證自證分」是「自證分」驗證過後,再度證驗有無繆誤。「自證分」與「證自證分」可以互緣。所謂識體四分,就是識體的四種功能,外境反映到心識上的影像就是「相分」;緣慮了別這影像的,就是「見分」,證知「見分」有無錯誤的就是「自證分」;再度自證分的就是「證自證分」。如眼前有一塊布,它映到心識上的影像,就是「相分」,「見分」好比是尺,「能量」布的長度與寛度。「自證分」是根據這把尺「所量」的結果,知布的長度與這叫做「量果」,證自證分是證明這量果是否正確。

 

性、獨、帶三境,四緣諸法生

在唯識學上有三類,境即「性境」,「獨影境」及「帶質境」。所謂「性境」是由實種子而生的境相,種子隨因緣力而變,不隨心識的分別力而變,如第八識阿賴耶識見分所緣其相分中的種子、根身、器世間,又前五識及第六識「五俱意識」所緣的色、聲、香、味、觸等五境,都是實種子所生,就其本質而被覺知。所謂「獨影境」就是能緣的心識,依著自己的計度分別力變現出無體的相分。如第六意識的「獨頭意識」--它自己緣出種種假相,如龜毛,兔角,這種幻相出來的假相,不是自種子而生的,而是幻相出來的假法,它是「獨頭意識」幻想出來。此境的善、惡、無記三性,又隨著能緣的見分而與之相同。「帶質境」是介於性境和獨影境之間的一種境相,這種境有其本質,但為見分所緣時,不為見分按其本質的認識,如第七末那識的見分緣第八識的見分,誤以為是實我,第八識的見分固有實質(種子),但它不是實我。又如第六識的見分,誤以草繩為蛇,草繩固有其色種的實質,但它不是蛇。以上全是見分的錯覺。

 

言四緣者是(一)「因緣」(二)「等無間緣」(三)「所緣緣」(四)「增上緣」。「因緣」者又叫親因緣,因緣雖說是緣,事實上它是因。就是有為法真正的親因,此法體有二,(一)是能生的種子,(二)能生的現行,所以為種子生種子,和種子生現行,現行生種子,現行對種子來說為其因緣。「等無間緣」為前念一聚心王、心所,對後念一聚的心王、心所能為開導依用的助緣,即前一聚心法,剎那生起即滅,後此聚心法衰之頃,後一聚同類心法取之而代,襲得前一聚心法遺留潛在能力。是為前後二聚心法之關係。「所緣緣」,為心與心所緣的境和對象。就是被認知的客體與能知的主體之間關係。當心識生起時,都是以外境作緣,世間一切法,為心識認知的對象,一切對象都是為心識的所緣緣。「增上緣」為一法生起,另一法給以資助或不障礙的緣,凡是不包括以上三緣的一切緣,都是為增上緣。在四緣中,色法生起,是須具「因緣」及「增上緣」,心法生起,須具足全部四種緣。

 

三能變識現,唯識無外境

在唯識學所謂「三能變」即第八阿賴耶識「異熟能變」,第七末那識「思量能變」,及前六識「了境能變」。何謂「異熟」?有三異義:(一)「異時而熟」,是由因至果時間不同。(二)「變異而熟」由因至果必有變易。(三)「異類而熟」由因至果性質不同。三能變者,第一能變為「異熟能變」即阿賴耶識由前世造的因而成了異熟的果報,所以時間不同,又由前世所造的因至成熟時間,當然也有變易,從少變多或從大變小等。所以在因中所造的善惡,一到受果報就變成非善非惡的無記果。又阿賴耶識是轉化出整個人生及宇宙世界,都是由阿賴耶識的種子變現出來。第二能變為「思量能變」,即第七末那識為是思量的意思,又則「持業」得名,其功能是轉化出自我意識,因而與四種煩惱心所「我癡、我見、我慢、我愛」相應,因而起自我虛構成有自我。為第七末那緣第八阿賴耶識的「見分」而起我執。第三能變為「了別能變」為前六識及五十一個心所的功能,以前六識了境,依根了別識而產生複雜認識的活動。「了境」是了別粗顯之境,而不是微細之境,六識了境,就依六根了別。「阿賴耶識」是琣茷D審思量,是「無覆無記」,是無記的。「末那識」是琱弮f思量,是「有覆無記」。「第六意識」是審而非瓻銇q,是通三性。「前五識」為非瓻D審思量,是通三性。唯識學上的「唯識無境」是一切宇宙世間森羅萬物都是由阿賴耶識變現而來,有「萬法唯識」,而所有境都是阿賴耶變現出來,所以唯識學上有「識變」的名詞,既然宇宙萬物都是由心識變現出來,那媮晹章牷A正是無汝識何來境。唯識學不是否定外在的一切世間事物存在,而是說明一切都是為心識所變現出來,這點非常重要。

 

三性三無性,唯識中道義

在一切有為法來說,都是因緣和合的假法,是無實體無自性,是生滅變異之法,不能常住,而我人凡夫,執假為實,而起有實我實法的妄見。所以唯識學依「解深密經」的「一切法相品」建立此三性,用以分析法之體性。三性為「偏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此三性可詮演一切法。而一切法都不離開此三性。由「偏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又從換一個角度說三無性,「相無自性性」「生無自性性」「勝義無自性性」。何謂「偏計所執性」,是以我人虛妄分別的心識周偏計度於一切因緣假合的事物,分別執著其名相,妄起實我實法的迷執,這種妄計的我法,畢竟是迷情所現的妄相,但有假名,無其實體。「依他起性」為依托眾緣生起的諸法,而所依眾緣為「親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心法生起要具備四緣。色法生起又具「親因緣及增上緣」。所以宇宙萬法皆是因緣和合的依他起的法。「圓成實性」為圓滿成就真實的體性,即是真如。真如是不生不滅,是諸法的實性,所以偏一切法。圓成實是我法二空所顯真如,是依他起法的實性,所以圓成實性是諸法的體相,又叫做「真有相無」。唯識學三性是以「依他起性」為中心在依托眾緣生起的依他起法上妄迷執著把它看成實有,實體化,就是「偏計所執性」,如在「依他起」法上,悟達了「緣起性空」之理,把實我實法的妄執除去,就是「圓成實性」,換一個角度來說,「三性」就是三無性,三性是在「有」的觀點來說,三無性是依「非有」而說,偏計所執著的有,無非是諸法名相,而所謂名是假立,相非是實有,世間萬法雖各有其名,名有其相,但相非實相,名是假名,體相皆空,何來自性,所以叫「相無自性性」。「生無自性性」是對依他起說,生是眾緣生,依他起依眾緣生起的法是一時的假有,何來有自性。「勝義無自性性」是對圓成實性而說,是在依他起法上遠離偏計所執時所顯現的諸法實性,圓成實性是緣生法的實性,是我法二空所顯的勝義,勝義若有自性就不是絕待的勝義,所以為「勝義無自性性」。宇宙萬有,在每一法上都具足三性三無性,故諸法本體不能肯定為有,也不能肯定為空,這是非空非有的「中道」義。「中道」的中是不落於空有兩邊,以善能了知即有而空,故不執一切法為實有,以如是實通達空不礙有,不起斷滅之見,不執一切法皆空,不落於空有兩邊,就是「中道」之義。

 

菩薩五位行,修行十地因

修行的目的,是改正我人日常不正當的行為,改正生活壞習慣,對治有漏習氣,以正知、正見、正行熏習無漏種子,以至斷除所執煩惱障以至到覺悟解脫。修行人剛開始修菩薩行,要按唯識學先修,「三慧、三學」。「三慧」是聞成慧,思成慧,修成慧。「三學」是戒、定、慧三無漏學。又修「六度,四攝」等善法。「六度」者為(一)布施度(三)持戒度(三)忍辱度(四)精進度(五)禪定度(六)般若度。而「四攝」為(一)布施攝(二)愛語攝(三)利行攝(四)同事攝,等善法,修唯識行,以上的修三學,六度、四攝等只是準備功夫,大乘菩薩在修行過程中要經過「唯識五位」才能到達究意。「唯識五位」者,「第一資糧位」;譬如有人要遠行,需要積集財物,糧食等以備旅途中所需,而修唯識行的菩薩亦需要先積聚福德和智慧作為修行的資糧,如菩提心,行菩薩道修六度,四攝,四無量心,三十七道品等,資糧位中有「十信」「十住」「十迴向」。「第二加行位」菩薩在修行「四尋思觀」及「四如實智觀」中得「煖、頂、忍、世第一位」四善根。這是為入見道通達真理的方便加行。「第三通達位」修行菩薩在加行位上所修四觀四智,還是以帶相,末能證真如。在通達位上證得所取之境空,能觀之智空,就是能緣所緣皆空,證二空就是「無分別智」,此智為諸智根本,所以又稱「根本智」,此智所觀的真如界無分別的,所觀境能觀智都無所得,又親證法性後,再起分別的「後得智」了知一切如幻的差別俗事,以「根本智」及「後得智」緣真俗二境。「第四修行位」又名「修道位」,在見道中,已入「十地」的初地,在修道位中從「初地」住心以至「十地」修的金剛心,無間道以來多生歷劫的修習,由「初地」到「十地」每地分「入、住、出」三心,每一心又分「加行,無間,解脫,勝進」四道,又「十地」菩薩名稱為「(一)歡喜地(二)離垢地(三)發光地(四)焰慧地(五)極難地(六)現前地(七)遠行地()不動地(九)善慧地(十)法雲地。」當到「十地法雲地」時證得真如,正斷佛果障,此斷力如金剛,故名「金剛心」無道間一剎那,諸有漏種子一切頓斷,便證極果入究竟位「第五究竟位」,就是佛位,是諸漏永盡,清淨圓滿的無漏境界,在「十地」滿心即是佛果。佛果是二「轉依」果,菩提與涅槃,即是轉煩惱證涅槃,轉所知障證菩提。

 

轉識成正智,究竟佛位成。

轉智成正智就是將「有漏八識」轉為「無漏智」成就為「四智相應心品」(一)「大圓鏡智」是轉有漏的第八識阿賴耶識所得的智慧,如有漏的第八識藏的是萬法種子,變現根身,器世間。而此智則是藏了無漏種子,變現佛果清淨妙境。其變現猶如圓鏡映現萬物。(二)「平等性智」有漏第七識因有執故有自他的差別,今以智起轉為自他平等,斷我執,名平等,生出平等大慈大悲相應。(三)「妙觀察智」是轉有漏第六識所得無漏智觀察一切法的「自共」相無礙自在,並能在大眾中自在轉大法輪,斷一切疑,利益有情眾生。(四)「成所作智」是轉前五識為無漏智,此屬「後得智」,成佛後才得現起,但有間斷,為利樂「地前菩薩」,二乘,凡夫,所以遍十方,示現三業事業。以上四智中「平等性智」及「妙觀察智」在「通達位」及「修習位」中已可證得部份,「大圓鏡智」及「成所作智」,別在佛位方能證得。

 

今略說種子,三世業流轉。

我人學佛時,都會出現一個重要課題,外人,內人都出三世,所作的業如何隨身而轉,如何生死流轉,因果業報之所依。唯識學在這方面就有一個完整系統道理解釋,這問題就由「賴耶緣起,種子功能」而開示,何謂「賴耶」,就是第八有漏識名「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為梵文,漢譯為藏識,為有「能藏,所藏,持藏」之義。上文已略講。而種子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中,含有直接為因而能生果的功能,它能生起各種不同現行果法,這種親自生果功能就是種子。

 

有、無漏二種,色心法為二。

在種子中有分二種:(一)是「有漏種子」,(二)「無漏種子」。而在有漏種子又有二類:(一)名言種子,(二)業種子。在有漏種子及無漏種子又分二種:(一)色法的種子(二)心法的種子。

 

種子為功能,非色亦非心。

其實種子本來就是一種功能,即功用和能力。又種子無形無相無質又無量,但它能發生「力用」,種子為非物質而能產生物質的力用,這種力用叫「能」。這種「能」是心識的活動潛在的力量而發生力用。如米的種子,體雖細小,小小種子當其發芽生長,以至日後能生龐大的莖葉以至開花結果。所以種子功能有力用之義。

 

力用偏法界,現行相見分。

種子力用偏宇宙,一念起用偏宇宙萬象森羅,故種子無盡,宇宙亦無盡,種子起現行時「相分」由「見分」而顯示。因此識心分別一生,即盡攝全宇宙世間一切法。無一法不在識心中。宇宙萬法都從阿賴耶識開發生起,也都是種子變現而來之阿賴耶識的自體。它有能生色、心諸法的力用,如草木種子能生芽莖故名種子。所生的色、心諸法是從沉隱種子顯現行起故名現行,也就是力用的表示,故種子力用顯起稱現行。

 

有漏種六義,缺一種不成。

唯識學上建立種子,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建立「業力不滅,三世輪迴」,就是須有一個連續過去、現在、末來的法體,為業力之寄托,而種子就起了這種任務。能生自果的親因緣要具備六個條件,才能名為種子,缺一都不能成種子之義。

「第一剎那生滅」,種子只是一種功能,在它發生作用時,即起現行時發生力用,而在它起現行時才生無間即滅,中間沒有「住」的階段,所以生時即是滅時。

「第二果俱有」,種子才生即滅,在其剎那生滅之際,同時成果,並不是滅後始有果,而是在剎那生之際「正轉變位,能取與果」即正轉位,有別於過去或末來轉位。「與果」是以種子現行為因即果生時,因付與果故名「與果」,也就是因生現果,因果同時,相依俱有,所謂果,事實上就是新熏種子。「第三睎H轉」甯O痡`,謂其作用痡`不斷,轉即轉變,即說其本體不是常法。種子才生即滅,與果俱有,而這個果,就是受熏後的新種子,這就是種子自類相生。種子在阿賴耶識自類相生畬优裗礞孛q。

「第四決定性」種子有種類性的差別,隨其因力的善惡,而決定性別,善業種子決定起善的現行,感樂的果報;惡業種子決定起惡的現行,感苦的果報,決不有錯謬,為決定性。

「第五待眾緣」種子要待眾緣和合,種子變現,方能生現果,所謂「所作業不亡」就是業種子在第八識中不失不壞,到因緣和合,則現行而生果,因孤種不能生。

「第六引自果」此種子不是一因生眾果,而是色法種子還生色法的果,心法種子還生心法的果,這一法則也不能錯亂,在第八阿賴耶識中,有能起作用,熾然能引生自果,叫做種子。

 

能、所熏各四,新種藏於識。

種子又生現行,現行熏種子,剎那滅,果俱有,這「果」就是新熏的新種子。新種子又生現行,現行而受熏習,如此展轉不已,就是睎H轉,在現行剎那生滅中,俱有「三法」與「二重因果」,所言三法者,是能生的種子,所生的現行和熏習的作用,合而為二。「二重因果」是種子生現行,種子是因,現行是果,為一重因果。現行熏種子,現行是因,受熏的新種子是果,又是一重因果,三法展轉成二重因果。種子有很多別名如:「習氣」也叫「氣分」,我們日常生活的行為,又我們「身、口、意」三者的善惡諸行,這種行為的「習氣」留存在第八阿賴耶識中,就是「熏習」,即前七識聚心所起現行時,其有強盛於生起之剎那,能留存附在第八識中,成為一種潛在的功能。在熏習中能熏者是前亡識聚,所熏者是第八阿賴耶識。所熏有四義:

「第一堅住性」受熏者始終一類相續不斷,雖有生滅,但它的性質始終是一樣,前七識相見有易轉移,不能攝持種子,故不能所熏,第八識從無始來到破對治之前是無覆無記性,睌鄏p流,前後相續,故可為所熏。

「第二無記性」第八識唯無記性,法體平等,無所違拒,能容習氣,故能受善、惡諸法的熏習,到第八識轉依以後,以純善時故不再能受所熏。

「第三可熏性」可熏者,其體性虛疏不實,有隙可乘,始可受熏,唯第八阿賴耶識心王,體性虛疏不實,能含容種子,始可受熏。

「第四與能熏共和合」所熏與能熏要具和合,即能熏所熏之法要同一時,同處,同一生滅,自造自果,第八識具此和合性,故可受熏。

能熏有四義:「第一有生滅性」有生滅變化,方能發生作用,有作用方能熏習。「第二有勝用性」勝用就是作用力強,第一要能緣用,七轉識能緣第八識及其所變的境界,所以能熏,第二作用強盛,七轉識的染淨諸法,皆有強盛作用,所以能熏。「第三有增減性」有了強盛作用,並要有高下不定,有增有減,方可能熏。「第四與所熏共和合性」即所熏能熏之法要同時同處和合相應,方能受熏。

 

種來本、新說,俱說為圓滿。

種子是從何而來呢,在印度瑜伽行有宗學派中有不同說法。在十大論師中「護月」主張「本有說」他認為種子是「法爾本有」,它是先天的,本能就有,又名「本性住種」的;「難陀」主張「新熏說」他認為種子不是原來有的,都是互相熏習而生,這名「習所成種」,而護法將兩種說法合拼為一種,他認為本有與新熏都並俱,而「窺基」大師,譯「成唯識論」時,採取「護法」的主張「本有」「新熏」二俱,認為較圓滿。

 

八地煩惱除,有漏不現行。

當菩薩修行到八地以上時,根本無分別智任運相續,不用加行,亦能現前,不為一切煩惱,一切境界所動,此時煩惱障已除,有漏種子不現行,已無我執,所以八地為不動地。

 

十地斷二障,轉依佛位成。

菩薩在十地滿時,金剛無間智生起,永斷二障種子,煩惱障與所知障,至解脫道,若有漏及劣無漏種子,證四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菩提及四涅槃,(本來自性清淨涅槃、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槃、無住處涅槃)斷煩惱障得涅槃。斷所知障得菩提,證佛極果,入究竟位。

 

希求殊勝法,為明唯識義。

我今得能聽聞此殊勝唯識,廣大深奧義理,學人我今將發心去親近三寶善知識,更加努力修習唯識經論,希望更能明白唯識之義。

 

學人作此頌,為求增上因。

我為初學唯識之人,在唯識學上所知所識甚少,真慚愧不堪,我今嘗作此頌,是希望作為增加上學習及溫習。如不常溫習。學習恐會有忘失及退轉。

 

生生勤修學,世世菩薩行。

學佛之我希望能盡今生不退轉的修行學習,而又能生生的增上修行學習。更能世世修行菩薩所行的六度萬行。

 

修行之所得,迴向覺菩提。

就以最恭敬之心,將我所學所造的迴向無上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