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六波羅蜜多                林健雄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是佛為弟子宣說諸菩薩行的一部般若經典。經中佛告須菩提:「汝問何等是菩薩摩訶薩摩訶,須菩提!六波羅蜜是菩薩摩訶薩摩訶。何等六?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發心趣求大乘的菩薩,是以六度做為主要的修行方法,《增一阿含經》序說:

        「菩薩發意趣大乘,如來說此種種別,

        人尊說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精進,

        禪智慧力如月初,逮度無極觀諸法。」

        若菩薩習行六波羅蜜,具足福慧資糧,圓滿所修,即得證無上正等菩提。

        「六波羅蜜」是六種波羅蜜。「波羅蜜」又作波羅蜜多、播囉彌多、梵語Paramita,義譯作:到彼岸、度無極、事究竟,或單作度,是菩薩為成佛準備所修的大行。《大智度論》卷十二說:「若能直進不退,成辦佛道,名到彼岸。天竺俗法,凡造事成辦,皆言到彼岸。」

所謂六波羅蜜是指:()布施波羅蜜;()持戒波羅蜜;()忍辱波羅蜜;()精進波羅蜜;()禪定波羅蜜;()智慧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菩薩行六度,布施居首,它不但是仁愛慈悲的表現,也是解脫苦惱的第一步。

菩薩布施,不但以財施眾生,使他們身心安樂,更進一步能行法施與無畏施,令一切眾生皆能離苦得樂。依《大智度論》說布施波羅蜜能攝六度。這是什麼道理呢?以三種布施而言:一.財施:財物可以分成「內財」和「外財」兩種。衣食等財物為外財,體力、心力以及生命等為內財。能以此內外財施捨眾生,這種財施,為狹義的布施波羅蜜。二.無畏施:令眾生離諸怖畏,而持戒與忍辱二者就是在行無畏施。因為若能受持禁戒,潔身自守,就不會侵害他人,妨礙大眾,或造成威脅不安。若能以安忍寬容別人,能避免衝突,就不會相殺相奪,造成人間的恐怖,這都是無畏施的實踐。三.法施:即精進、禪定、般若三者。以雄健無畏的精進,克服障難,誨人不倦,利人不厭。以禪定力,洞見眾生根性,適時給予應機的法藥。以般若智慧,明達事理,曉以眾生什麼是佛法,什麼是邪是正。這樣六波羅蜜統攝於布施,成為菩薩行的根本了。

        止惡修善就是六度中的持戒波羅蜜。持戒,是修行的基礎,三無漏學中,戒學居首。基礎不穩,工具不備,怎能有所成就?《大智度論》卷十三說:「譬如無足欲行,無翅欲飛,無船欲度,是不可得;若無戒欲求好果亦復如是。」又說:「大惡病中,戒為良藥;大恐怖中,戒為守護;死暗冥中,戒為明燈;於惡道中,戒為橋樑;死海水中,戒為大船。」戒法雖多,五戒、十善是下手處。

        在佛法中,十善業是徹始徹終的德行。有以增上心持戒的,得生人天而得富樂自在的果報;有以出離心而持戒的,能得證聖果,不再退墮生死;或發菩提心,為利樂有情而持清淨的尸羅,這就成為大乘戒,得證無上正等菩提。因此,十善業是人天眾生,聲聞獨覺菩薩的根本依處。《發菩提心經》卷上說:「十善戒為一切善戒根本,斷身口意過,能制一切不善之法。」

        忍辱波羅蜜為第三度。忍,不但忍辱,還忍苦耐勞,忍可事理。菩薩發大心,行廣大難行,度無邊眾生,學無量佛法,所謂「難行能行」,在實行的過程中,會有種種的考驗,如不能安忍,那如何能達到目標呢?如《大智度論》卷十四說:「諸佛菩薩以大悲為本,從悲而出,瞋為滅悲之毒,特不相宜,若壞悲本,何名菩薩?菩薩從何而出?」所以為了度眾生,成佛大事,必需修大忍才能完成。

        菩薩修此忍力,即能不為一切外來或內在的煩惱所動,與凡人的境地不同。

        佛教弟子於一切善法中,勤修不懈,唯依其不同的品類而有不同的名稱,如於五根中,名精進根;根增長名精進力;心能開悟,名精進覺;能到佛道涅槃城,是名正精進。四念處中,能勤繫心,是精進分;四正勤,是精進門;四如意足中,欲精進中是精進;六度波羅蜜上,名精進波羅蜜。

        精進能普遍策發一切善行,與一切功德相應,因此,《大智度論》卷十五說:「精進法,是一切諸善之根本,能生出一切諸道法,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乘菩薩道的精進,有其深遠的意義。修菩薩行,是以無盡的法界為境的:親近供養一切佛,聞持修習一切法,莊嚴一切國土,度脫一切眾生圓滿一切功德。其心量的廣大,所謂的:「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邊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這樣的大願、大行、大果,如果沒有無限的精進,是不能成就的。

        禪定波羅蜜,在修習成就的菩薩行中,禪定與慧是相應不離的。止觀的修習就是定慧的修習。經說止是「心一境性」,「心正安住」。定是「平等持心」的意思,所以止是安心一境而不散亂的。止與觀不同,兩者有互相助成的作用。修習止觀在次第上一般說來是先成就止的,意即是先修禪定。菩薩的修行,若沒有定慧,是不能成就的!

        大乘禪法的內容,包括四禪,四無量心、四無色定、八解脫、九次第定及諸三昧,如《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二說:「菩薩住般若波羅蜜,除諸佛三昧,入餘一切三昧──若聲聞三昧,若辟支佛三昧,若菩薩三昧,皆行皆入。是菩薩住諸三昧,逆順出入八背捨、於是八背捨,逆順出入九次第定。依八背捨,九次第定,入師子奮迅三昧。依師子奮迅三昧,入超越三昧。」

        九次第定,是四禪、四無色定及滅盡定;八背捨就是八解脫。菩薩修習這些禪定,成為菩薩禪波羅蜜的重要內容。

        六波羅蜜中最後和最要緊的一個,就是般若波羅蜜。它是大乘佛法的精華和命脈。《大智度論》卷十八說:「諸佛及菩薩,能利益一切,般若為之母,能出生養育。佛為眾生父,般若能生佛,是則為一切,眾生之祖母。」般若波羅蜜於佛法中的重要性,於此可見一斑。

依內容而言,般若可分為:一.實相般若;二.觀照般若及三.文字般若。般若的修學次第是聽、爭、持、讀、誦、正憶念、如說行,也就是從聞而思,從思而修,從修而向悟入。以三種般若言,文字般若重在安立二諦、抉擇空有,於此聽聞受持,以聞思慧為主。經如理思惟、籌量分別,攝心觀察緣起無自性,即觀照般若,以思修慧為主。如得離一切妄想戲論,現覺實相,即實相般若了。總之,其修學方便是依文字而入離文字,由分別而入無分別。

般若為五度眼目,萬行為般若所攝持,始能到達究竟佛果,成為波羅蜜。然而,般若也需要萬行的莊嚴,如沒有萬行助成,般若也即等於二乘的偏真智,不成其為波羅蜜。所以般若為菩薩行的宗主,而又離不了萬行。得到了般若空慧的滋潤,菩薩的六度萬行,才能臻至圓滿完善,菩薩道的實踐,才能不斷提昇,完成上求下化、悲智圓成的大覺大解脫的目標。

 

 

參考書目

.《大智度論》卷十四

.佛法──解脫的原理 淨行編著            善律出版社

.佛學入門手冊  馬來西亞佛教總會編             台南東山龍山寺護法會出版

.佛學基本叢書(下冊 前上海佛教學書局編     佛教出版社

.六波羅蜜的研究               釋依日著            佛光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