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十二分教之本生                   林健雄

 

       本生,梵語作Jata Ka,巴利語亦同。音譯作闍多伽、闍陀、意譯作本生、本起、本緣、本生談、本生話、本生經或略稱作生經。是九分教和十二分教之一。

       印度原始佛教的理論,以主張修行「十二因緣」和「四聖諦」為主,相信輪迴轉生,因而提出了「三世二重因果」說。這是說人間的一切苦惱根源于人的自我意識之中,而要消除苦難,只能求之于自我覺悟和淨化,而因必須重視現世修行和前生累世的修行。所謂本生是指佛及弟子們於過去生中的事,特別是指佛陀於過去無數劫以來,修行種種菩薩行的故事。

       《本生經》究竟是怎樣的經,在不同的經論中亦有論說。在《成實論》卷一說:「闍陀伽者,因現在事說過去事。」在《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一二六說:「本生云何?謂諸經中,宣說過去所經生事,如熊、鹿等諸本生經。如佛因提婆達多說五百本生事。」另外,在《大般涅槃經》、《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大乘法苑義林章》及《翻譯名義集》等諸經論中,亦指出本生經的特色。綜合地說,所謂《本生經》,即是指佛陀在成正覺以前,於二十四佛(北傳說六佛)時,以種種不同的身份行菩薩道的行為,和德業,及弟子們的前生事,以說故事的方式表現出來,作為教育樹人的教材。這類的本生題材相當多,散見於三藏中。   《本生經》因為是宣說過去中的故事,所以又稱做「本生談」或「本生故事」。

佛陀自說本生故事的主要目的,在透過種種的故事、譬喻教化弟子,因此本生經中,處處表現出道德的教訓,醒世的箴言、寓言、格言、機智等。本生經中,關於俗語來源的解釋、神話、民間信仰、宇宙形成的說明及含有童話風格的東西、傳說、稗史等相當的多。由本生故事中可以採擷到的,不僅僅有關於佛及弟子的多生事,還有佛陀時代及佛世以前的印度風貌、法制、民間故事和佛教教義。

由現存原始經、律二藏中《本生經》的數量和內容看來,經中的本生和律中的本生有很大的不同,而且各具特色。

經師所傳的本生,大部分是佛化了的印度民族的古聖先賢故事,這些古聖先賢的偉大行誼,一部分被解釋為佛陀的本生。這是由本事而來。如《大典尊經》:「我其時為大典尊婆羅門」。《大善見王經》:「我憶六度埋舍利於此」。《陶師經》:「爾時青年Joti pala即我也」。《相應部》蘊相應:「我於前生為剎帝利灌頂王」。在《中阿含》中的佛本生,佛昔為外道仙人宗師名善眼大師、為轉輪聖王、為梵志大長者及為外道尊師,佛的本生,不是人間難得的轉輪聖王,就是名噪一時的博學外道尊師。

《阿含經》中的《本生經》幾乎都是佛陀的本生,弟子的本生極少,只在《增一阿含經》中出現;而且佛陀的本生,幾乎都是人格崇高、萬人景仰的聖賢人物。《阿含》是經師所傳的經典,由這一點可以看出:經師是特重佛陀的。

在《阿含經》中,經末總是交待道:「我於爾時說法不至究竟,不究竟白淨,不究竟梵行,不究竟梵行訖。我於爾時不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亦未能度脫一切苦。今生出世,成就正等正覺,完成如來十號,復又自饒益,亦饒益他,饒益多人,愍傷世間,為天為人求義及饒益和安隱快樂;我今說法方得究竟,究竟白淨;我今修行方得究竟梵行。今究竟梵行訖,終於得出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度脫一切苦。」

這一點至少說明以下三件事:()早期,在經師的心目中,釋尊在過去生中,都是傑出的聖賢之流。()雖然釋尊於本生時就已功德殊勝,但並不究竟,因此縱經百千劫,總仍出離不了三界六道之苦,唯今生出世,圓成佛果,方才得到究竟解脫。()化本事為本生的傾向很盛。這是原始經典中經師所傳本生的特色。

律師所傳的本生,則是因當時比丘、比丘尼弟子或僧團所發生的事故,而去說明在過去生中早已如此了,最後再歸結指出過去的某某就是今日的某某。從各部派所傳持下來不同律藏中,可以知道律師特重等流因果,因此所傳持的本生並不限於佛一人,而是通於佛及七眾弟子的。

律師所傳的本生,大都是印度民間故事的佛化。本生中的主人翁非但不限於古聖賢者之流,而擴及各類有情眾生,有天王、王、大臣、長者、婆羅門、仙人、平民、賤民、鬼神,乃至於鹿、象、獼猴、馬、魚、鳥類等傍生、律藏中的本生,以摩訶僧祇律和根本說一切有部律為最多。而根有律中又以破僧事為多。

有關律師所傳持的本生,在文章結構方面大體上一致,是一種三般式的結構:()當前的事緣;()廣說過去生中事,以明非但今生如是,過去世亦曾若此;()結合過去世與當前人事。例如《僧祇律》中的「金色鹿與王夫人」及「獼猴撈月」等。

早期經師所傳的本生和律師所傳的本生有很大的不同。經師所傳的本生,都是以佛在過去生中的慈悲德行為主,且直說過去生中事,僅在末後結說「即是我也」。這是由本事演變而來的,並未具足本生文學的形式。律師所傳的本生,其體裁具足了本生文學的形式,或善或惡,不限於佛的過去事,反而著重於弟子,因此弟子的本生在律藏中頗不少。

將早期經師所傳的本生與律師所傳的本生綜合起來,採取律師所傳本生的形式,和經、律二師所傳,及經、律二師以外所傳的有關佛本生的實質內容,形成了次一期共傳的本生──釋迦牟尼佛在過去生中行菩薩大行時的本生。

佛本生到了部派佛教時代得到各部派共同的肯定和宣揚。主要的原因就是去佛日遠,佛弟子們對佛的懷念愈盛,因此本生越傳越多,不但影響了菩薩思想的興起,也刺激了大乘佛教的興起。大乘佛教興起後,隨著十方三世佛菩薩信仰的建立,本生的範圍又作了更上一層的突破,不再只是釋尊和弟子的本生而已,阿彌陀佛、阿閦鞞佛、觀音、文殊、彌勒、地藏等菩薩的本生談,陸陸續續被結集出來,並安插在各大乘經典中,豐富了大乘經典的內容,這是大乘本生。例如《阿閦佛國經》:「阿閦菩薩是隨大目如來聽法而發成佛大願」。《阿彌陀經》:「法藏比丘從世自在王如來而發心」。《賢劫經》:「淨福報眾音王子從無量德辯幢變音法師聞法;前者是阿彌陀佛的前身,後者是大目如來的前身」。

釋尊擅用各種方便演法佈教,有時為應聽者的根性,引起聽受的興趣,釋尊會插入一兩則故事,藉故事去彰顯法義。本生就是應這種方法而產生。本生有特殊的教育價值,主要藉以顯示──

(一)         如是因如是果,黑業黑報,白業白報,如音之隨響,因果一點也不會錯亂。

(二)         告訴人要如實修持菩薩道,並且要持之以恆。

(三)         大乘本生中的授記本願思想告訴人們有關倫理道德的次序。

(四)         成佛,先要發度眾生的廣大誓願,建設佛國不是為自已,而是為一切有情眾生,若不能實踐自己的誓願,則不成佛。

 

 

參考書目

1.《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  印順法師著       正聞出版社

2.《本生經的起源及其開展》      依淳著      佛光山宗務委員會印行。

3.《佛典入門》  英武著      巴蜀書社